不会起名。

在下苏零。
改过很多次名字所以没人能认出我x
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 字也不好看 是个小透明没错了
对象是个和我一样的沙雕 @熳舞 之前的名字是她给我换的orz

【诚春】口红

#诚春草木深#




没头没脑的小段子。

不管OOC和文笔什么的话这口糖是很好吃的。

粗略写了下,然而并不是我原本想要的那个样子哈。

食用愉快。










开餐。






是除夕夜。

76号。

汪曼春快步穿过走廊,一路“噔噔”踩着高跟鞋进了办公室。锁上房门,脱下制服外套,刚解开白衬衫上头第一颗扣子,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 

“喂?”

电话那头是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声。“汪小姐,晚上好。”

汪曼春整了整衣领,“阿诚?”

“我在楼下,你下来吧。”

 “好。”

 

“这次又有什么东西给我?”汪曼春小跳着上前一步。

明诚掏出一根红色细棒。“汪处长,不知我这玫瑰唇彩是否合你意?”

“我试试。”汪曼春正要接过唇膏,却被明诚拦住。“我来吧。”

汪曼春也就不再反抗,任由他拿红笔在自己的唇上涂抹。

“好了。”

汪曼春习惯性偷偷舔了舔嘴唇。嗯,有点甜呢。

殊不知她这一动作早被明诚看在眼里。男人坏笑着把她圈(juàn)入怀里,唇间温热的吐息落在耳畔。

“是否也可以让我品尝一下?”

还未等怀中人反应,明诚便贴上了她的唇。男人发了疯似的吸吮着她的唇,把口红吃了个干净,连带嘴里的甜蜜气息一齐吞进了肚子。

 

“嗯,好吃。”明诚满意地拿纸巾擦了擦汪曼春的嘴,“挺甜的。”

汪曼春的脸颊已经变得跟先前抹上的唇彩一般红。

“你送的,当然好。”

 

烟花在夜空中绽放,回响。明诚将汪曼春的手握得更紧,缓缓凑近她的脸庞。

“十二点了,我们是不是该亲一个?”

 

汪曼春闭上眼,享受着这个细腻绵长的吻。周围烟花四起,她能想象得到它们在夜空中盛开的样子。

这样挺好,她想。她很愿意就这样跟明诚过完接下来的每一个除夕。





FIN.






我必须承认这对真的比官配好写!不用纠结太多关于历史方面的东西,对我这个不爱费脑筋的人来说是件好事。

现在脑细胞都快死光了,希望新的一年会有所好转。

最后祝看文的各位亲们新年快乐,心想事成,鸡年大吉!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1 )

© 不会起名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