〇渣渣酥〇

在下苏零。
改过很多次名字所以没人能认出我x
不会写文也不会画画 字也不好看 是个小透明没错了
对象是个和我一样的沙雕 @熳舞 之前的名字是她给我换的orz

露水情缘(现代AU)By熳舞

跟对象一起翻旧稿的时候发现了这篇,是她 @熳舞 的文章。当时这个大傻子没写完,我一看原来是因为她手太生不会写车。这人懒死了,要我帮她修改还要我帮她发,所以车我就不帮她写了。控诉这个毫无人性的大猪蹄子!你们要是想看车就叫她补。放心,我会帮忙催她的。


-只是最近想到的一个脑洞,后续这种东西应该是不存在的

-OOC被我吃了然而你不能叫我吐出来x

-私设明楼在准备考研

-琅琊榜乱入

-没有车!!!没有车!!!没有车!!!身为一个佛系清水写手我是不开车的!!!


明楼忽的从满桌的稿纸中抬起头来。...

2018-08-24

一个小片段。

可能会是某个压箱底的废稿的结尾吧...跟对象一起出坑太久了,现在回来估计也没人会看吧(喂

想开长篇。cp以前的那些脑洞她都坑掉了,也许我能帮她写点。就是这个人 @熳舞 


于曼丽问汪曼春:“你不是说,不会和你师哥交往吗?”

“是啊。”汪曼春正扒拉着盘子里的草头圈子,“我们的确没有交往。”

明楼感到好气又好笑。他于是拉起汪曼春的手,不顾对方凌厉的眼刀,笑着在她纤细素净的无名指上落下一吻。

“因为,我们已经订婚了啊。”


2018-08-24

【诚春】口红

#诚春草木深#


没头没脑的小段子。

不管OOC和文笔什么的话这口糖是很好吃的。

粗略写了下,然而并不是我原本想要的那个样子哈。

食用愉快。


开餐。


是除夕夜。

76号。

汪曼春快步穿过走廊,一路“噔噔”踩着高跟鞋进了办公室。锁上房门,脱下制服外套,刚解开白衬衫上头第一颗扣子,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

“喂?”

电话那头是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声。“汪小姐,晚上好。”

汪曼春整了整衣领,“阿诚?”

“我在楼下,你下来吧。”

 “好。”


“这次又有什么东西给我?”汪曼...

2017-01-27

© 〇渣渣酥〇 | Powered by LOFTER